亚博体育平台官网

  韦阆 杜铨 裴骏 辛绍先 柳崇

  韦阆,字友观,京兆杜陵人。世为三辅冠族。祖楷,晋建威将军、长乐清河二 郡太守。父逵,慕容垂吏部郎、大长秋卿。阆少有器望,值慕容氏政乱,避地于蓟 城。世祖征拜咸阳太守,转武都太守。属杏城镇将郝温及盖吴反,关中据乱,阆尽 心抚纳,所部独全。在郡十六年,卒。

  子范,历镇西大将军府司马,试守华山郡。高宗时,赐爵兴平男。卒。

  子俊,字颖超,早有学识。少孤,事祖母以孝闻。性温和廉让,为州里所称。 太和中,袭爵。除荆州治中,转梁州宁朔府长史。还,为太尉外兵参军、本州中正, 迁都水使者。所在有声。世宗崩,领军于忠矫擅威刑,与左仆射郭祚、尚书裴植同 时遇害,语在《植传》。时年五十七。俊与祚婚家,为忠所恶,故及于难。临终, 俊诉枉于尚书元钦,钦知而不敢申理。俊叹曰:“吾一生为善,未蒙善报;常不为 恶,今为恶终。悠悠苍天,抱直无诉!”时人咸怨伤焉。熙平元年,追赠中垒将军、 洛州刺史,谥曰贞。有子十三人。

  长子荣绪,字子光,颇涉文史。袭爵,除员外散骑侍郎、齐王萧宝夤仪同开府 属,因战败殁。

  荣绪弟荣茂,字子晔。以干局知名。历侍御史、尚书考功郎中。出为征虏将军、 东秦州刺史。永熙末,兄弟并殁关西。

  荣茂弟子粲,为宝炬南汾州刺史。

  子粲少弟道谐,为南汾州镇城都督。齐献武王命将出讨,陷城克之。武定末, 子粲官至南兗州刺史。

  阆兄子真喜,起家中书博士,迁中书侍郎、冯翊太守。

  子祉,卒于太府少卿。

  祉子义远,出帝时,为岐州刺史,没关西。

  祉弟祯,有识干。起家奉朝请,尚书郎中、司徒主簿、太子中舍人、廷尉少卿、 给事黄门侍郎、光禄大夫。卒,赠安西将军、秦州刺史。

  子文殊,员外散骑侍郎,早卒。

  阆从叔道福。父罴,为苻坚丞相王猛所器重,以女妻焉。为坚东海太守。坚灭, 奔江左,仕刘裕为辅国将军、秦州刺史。道福有志略,历刘骏盱眙、南沛二郡太守, 领镇北府录事参军。时徐州刺史薛安都谋欲拥州内附,道福参赞其事。以功除安远 将军,赐爵高密侯,因此仍家于彭城。卒,赠征虏将军、兗州刺史,谥曰简。

  子欣宗,以归国勋,别赐爵杜县侯。高祖初,拜彭城内史,迁大将军、宋王国 刘昶谘议参军。广陵侯元衍为徐州刺史,又请为长史,带彭城内史。抚绥内外,甚 得民和。世宗初,除通直散骑常侍,出为河北太守,不行。寻转太中大夫、行幽州 事。卒,赠龙骧将军、南兗州刺史,谥曰简。

  子元叡,武定中,颍州骠骑府长史。

  欣宗从父弟合宗,卒于东海太守。

  子元恢,有气干。孝昌初,值刺史元法僧据州外叛,元恢招聚同志,潜规克复, 事泄,为法僧所害。时人伤惜之。阆从子崇,字洪基。父肃,字道寿。刘义真镇关 中,辟为主簿,仍随义真度江,历魏郡弋阳二郡太守、豫州刺史。崇年十岁,父卒, 母郑氏以入国,因寓居河洛。少为舅兗州刺史郑羲所器赏。解褐中书博士,转司徒 从事中郎。高祖纳其女为充华嫔。除南颍川太守,不好发摘细事,常云:“何用小 察,以伤大道。”吏民感之,郡中大治。高祖闻而嘉赏,赐帛二百匹。迁洛,以崇 为司州中正,寻除右将军,咸阳王禧开府从事中郎,复为河南邑中正。崇频居衡品, 以平直见称。出为乡郡太守,更满应代,吏民诣阙乞留,复延三年。在郡九年,转 司徒谘议。久之,除华山太守,卒。

  子猷之,释褐奉朝请,转给事中、步兵校尉,稍迁前将军、大中大夫。卒。

  猷之弟休之,起家安州左将军府城局参军,转给事中、河南邑中正,稍迁安西 将军、光禄大夫。休之贞和自守,未尝以言行忤物。卒。

  子道建,武定末,定州仪同开府长史,带中山太守。

  道建弟道儒,齐文襄王大将军府东閤祭酒。

  阆族弟珍,字灵智,高祖赐名焉。父尚,字文叔,乐安王良安西府从事中郎。 卒,赠安远将军、雍州刺史。珍少有志操。解褐京兆王子推常侍,转尚书南部郎。

  高祖初,蛮首桓诞归款,朝廷思安边之略,以诞为东荆州刺史。令珍为使,与 诞招慰蛮左。珍自悬瓠西入三百余里,至桐栢山,穷淮源,宣扬恩泽,莫不降附。 淮源旧有祠堂,蛮俗恆用人祭之。珍乃晓告曰:“天地明灵,即是民之父母,岂有 父母甘子肉味!自今已后,悉宜以酒脯代用。”群蛮从约,至今行之。凡所招降七 万余户,置郡县而还。以奉使称旨,除左将军、乐陵镇将,赐爵霸城子。

  萧道成司州民谢天盖自署司州刺史,规欲以州内附。事泄,为道成将崔慧景攻 围。诏珍率在镇士马渡淮援接。时道成闻珍将至,遣将苟元宾据淮逆拒。珍乃分遣 铁马,于上流潜渡,亲率步士与贼对接。旗鼓始交,甲骑奄至,腹背奋击,破之。 天盖寻为左右所杀,降于慧景。珍乘胜驰进,又破慧景,拥降民七千余户内徙,表 置城阳、刚陵、义阳三郡以处之。高祖诏珍移镇比阳,萧赜遣其雍州刺史陈显达率 众来寇。城中将士咸欲出战,珍曰:“彼初至气锐,未可便挫,且共坚守,待其攻 我疲弊,击之未晚。”于是凭城拒战,杀伤甚众。相持旬有二日,夜开城门掩击之, 贼遂奔溃。以功进爵为侯。

  车驾南讨,珍上便宜,并自陈在边岁久,悉其要害,愿为前驱。诏珍为陇西公 源怀卫大将军府长史,转太保、齐郡王长史。迁显武将军、郢州刺史,在州有声绩, 朝庭嘉之。迁龙骧将军,赐骅骝二匹、帛五十匹、谷三百斛。珍乃召集州内孤贫者, 谓曰:“天子以我能绥抚卿等,故赐以谷帛,吾何敢独当?”遂以所赐悉分与之。 寻加平南将军、荆州刺史,与尚书卢渊征赭阳,为萧鸾将垣历生、蔡道贵所败,免 归乡里。临别谓渊曰:“主上圣明,志吞吴会,用兵机要,在于上流。若有事荆楚, 恐老夫复不得停耳。”后车驾征樊郢,复起珍为中军大将军、彭城王勰长史。沔北 既平,以珍为建威将军,试守鲁阳郡。

  高祖复南伐,路经珍郡,加中垒将军,正太守。珍从至济水,高祖曰:“朕顷 戎车再驾,卿常翼务中军,今日之举,亦欲与卿同行。但三鵶险恶,非卿无以守也。” 因敕珍辞还。及高祖崩于行宫,秘匿而还,至珍郡始发大讳。还,除中散大夫,寻 加镇远将军、大尉谘议参军。永平元年卒,时年七十四。赠本将军、南青州刺史, 谥曰懿。

  长子缵,字遵彦。年十三,补中书学生,聪敏明辩,为博士李彪所称。除秘书 中散,迁侍御中散。高祖每与名德沙门谈论往复,缵掌缀录,无所遗漏,颇见知赏。 转散骑侍郎,徙太子中舍人,仍兼黄门,又兼司徒右长史,寻转长兼尚书左丞。寿 春内附,尚书令王肃出镇扬州,请缵为长史,加平远将军,带梁郡太守。肃薨,敕 缵行州事。任城王澄代肃为州,复启缵为长史。澄出征之后,萧衍将姜庆真乘虚攻 袭,遂据外郭,虽寻克复,缵坐免官。永平三年卒,年四十五。

  缵弟彧,字遵庆,亦有学识。解褐奉朝请,迁太尉骑兵参军。出为雍州治中, 转别驾。入为司徒掾,寻转散骑侍郎。稍迁平远将军、东豫州刺史。彧绥怀蛮左, 颇得其心。蛮首田益宗子鲁生、鲁贤先叛父南入,数为寇掠。自彧至州,鲁生等咸 笺启修敬,不复为害。彧以蛮俗荒梗,不识礼仪,乃表立太学,选诸郡生徒于州总 教。又于城北置宗武馆以习武焉。境内清肃。还,遇大将军、京兆王继西征,请为 长史,拜通直散骑常侍。寻以本官兼尚书,为豳夏行台。以功封阴盘县开国男,邑 二百户。孝昌元年秋,卒于长安。赠抚军将军、雍州刺史,谥曰文。

  子彪,袭。历本州治中、转别驾。孝庄末,蓝田太守。没于关西。

  彪弟融,解褐员外散骑侍郎。以军功赐爵长安伯。稍迁大司马开府司马。融娶 司农卿赵郡李瑾女,天平中,疑其妻与章武王景哲奸通,乃刺杀之。惧不免,仍亦 自害。

  彧弟朏,字遵显,少有志业。年十八,辟州主簿。时属岁俭,朏以家粟造粥, 以饲饥人,所活甚众。解褐太学博士,迁秘书郎中,稍迁左军将军,为荆郢和籴大 使。南郢州刺史田夷启称朏父珍往任荆州,恩洽夷夏,乞朏充南道别将,领荆州骁 勇,共为腹背。诏从之。未几,行南荆州事。肃宗末,除征虏将军、东徐州刺史, 寻迁安东将军,加散骑常侍。萧衍遣其郢州刺史田粗憘率众来寇,朏于石羊岗破斩 之,以功封杜县开国子,邑二百户。永安三年,卒于州。赠侍中、车骑将军、雍州 刺史,谥曰宣。

  长子鸿,字道衍,颇有干用。解褐奉朝请,迁尚书令吏部郎中、中书舍人。天 平三年,坐漏泄,赐死于家,时年三十二。

  鸿弟道植,武定末,仪同开府中兵参军。

  太祖时,有安定梁颖,先仕慕容宝,历黄门郎。入国,拜建德太守,赐爵朝那 男。

  孙景俊,起家赵郡王干行参军。稍迁治书侍御史、司徒中兵参军。卒。

  子师礼,早卒。

  师礼族弟嵩遵,少有气侠。起家奉朝请,历司空外兵参军。后萧宝夤为雍州刺 史,引为中兵参军,深见信任。宝夤反,令嵩遵率众出征。嵩遵伪受其署,既行之 后,遂与侯终德等还来袭城。以功封乌氏县开国伯,邑五百户。后除光州平东府长 史,转荆州骠骑府司马。卒官,年四十四。

  嵩遵弟嵩景,武定中,燕郡太守。

  又有武功苏湛,字景俊,魏侍中则之后也。晋乱,避地河右。世祖平凉州,还 乡里。父拥,字天祐,秦州抚军府司马。湛少有器行,颇涉群书。年二十余,举秀 才。除奉朝请,领侍御史,转员外散骑侍郎。

  萧宝夤之讨关西,以湛为行台郎中,深见委任。孝昌中,宝夤大败东还,朝廷 以为雍州刺史。后自猜惧,害中尉郦道元,乃称兵反。时湛卧疾于家,宝夤令姜俭 报湛云:“元略受萧衍意旨,乃欲见除。郦道元之来,事不可测。吾不能坐受死亡, 今便为身计,不复作魏臣也。与卿契阔,故以相报,死生荣辱,与君共之。”湛闻 之,举声大哭。俭遽止之曰:“何得便尔?”湛曰:“百口居家,即时屠灭,云何 不哭!”哭数十声,徐谓俭曰:“为我白齐王,王本以穷鸟投人,赖朝廷假王羽翼, 荣宠至此。属国步多虞,不能竭忠报德,乃欲乘人间隙,有不臧之心。信惑行路无 识之语,欲以羸败之兵,守关问鼎。今魏德虽衰,天命未改。且王之恩义,未洽于 民,但见其败,未见有成。苏湛不能以百口居家,为王族灭。”宝夤复报曰:“此 自救命之计,不得不尔。所以不先相白者,恐沮吾计故尔。”湛复曰:“凡为大事, 当得天下奇士。今但共长安博徒小兒辈计校,办有成理不?湛恐荆棘必生庭合。愿 乞骸骨还乡里,脱得因此病死,可以下见先人。”宝夤素重之,以湛病,且知不为 己用,听还武功。

  宝夤败,庄帝即位,征补尚书郎。既至,庄帝曰:“前闻卿答萧宝夤,甚有美 辞,为我说也。”湛顿首谢曰:“臣虽言辞不如伍被,始终不易,自谓过之。然臣 与宝夤周游契阔,言得尽心,而不能令其不反,臣之罪也。”庄帝悦,拜散骑都尉, 仍领郎。寻迁中书侍郎。出帝初,病还乡里,终于家。赠散骑常侍、镇西将军、雍 州刺史。

  湛从母弟天水姜俭,字文简。父昭,自平宪司直,出为兗州安东长史,带高平 太守,卒于营构都将。俭少有干用,勤济过人。起家徐州车骑府田曹参军,转太尉 外兵参军。萧宝夤出讨关西,引为开府属,军机谋略,多所参预。俭亦自谓遭逢知 己,遂竭诚委托。宝夤为雍州,仍请为开府从事中郎,带长安令。及宝夤反,以为 左丞,尤见信任,为群下所雠疾。宝夤败,城人杀之,时年三十九。苏湛每谓人曰: “以姜俭才志,堪致富贵。惜其不遇,命也如何!”

  俭弟素,武定末,中散大夫。

  杜铨,字士衡,京兆人。晋征南将军预五世孙也。祖胄,苻坚太尉长史。父嶷, 慕容垂秘书监,仍侨居赵郡。铨学涉有长者风,与卢玄、高允等同被征为中书博士。 初,密太后父豹丧在濮阳,世祖欲命迎葬于鄴,谓司徒崔浩曰:“天下诸杜,何处 望高?”浩对京兆为美。世祖曰:“朕今方改葬外祖,意欲取京兆中长老一人,以 为宗正,命营护凶事。”浩曰:“中书博士杜铨,其家今在赵郡,是杜预之后,于 今为诸杜之最,即可取之。”诏召见。铨器貌瑰雅,世祖感悦,谓浩曰:“此真吾 所欲也。”以为宗正,令与杜超子道生迎豹丧柩,致葬鄴南。铨遂与超如亲。超谓 铨曰:“既是宗近,何缘复侨居赵郡?”乃迎引同属魏郡焉。迁散骑侍郎,转中书 侍郎,赐爵新丰侯。卒,赠平南将军、相州刺史,魏县侯,谥曰宣。

  子振,字季元。太和初,举秀才,卒于中书博士。

  子遇,字庆期。起家奉朝请。转员外散骑侍郎、尚书起部郎中。窃官材瓦起立 私宅,清论鄙之。迁龙骧将军、中散大夫。出为河东太守。卒,赠中军将军、都官 尚书、豫州刺史,谥曰惠。

  子鸿,永熙中,司徒仓曹参军。

  铨族子洪太,字道廊。延兴中为中书博士。后使高丽,除安远将军、下邳太守, 转梁郡太守。太和中,除鹰扬将军、绛城镇将,带新昌、阳平二郡太守。卒,年五 十二。

  子祖悦,字士豁,颇有识尚。大将军刘昶参军事,稍迁天水、仇池二郡太守, 行南秦州事。正光中,入为太尉、汝南王悦谘议参军。出除高阳太守,卒于郡。

  子长文,字子儒。肃宗挽郎、员外散骑侍郎,稍迁尚书郎。以随叔颙守岐州勋, 赐爵始平伯,加平东将军。天平末,卒于安西将军、光禄大夫。赠中军将军、度支 尚书、雍州刺史。

  长文第四弟子达,武定中,齐文襄王大都督府户曹参军。

  祖悦弟颙,字思颜,颇有干用。解褐北中府录事参军。正光中,稍迁厉威将军、 盱眙太守,带大徐戍主。元法僧之叛也,颙逃窜获免。后为谏议大夫。孝昌二年, 为西征军司,行岐州事。萧宝夤起逆,颙据州不从。还,除征虏将军、东荆州刺史。 以守岐州勋,封平阳县开国伯,邑五百户。武泰中,转授岐州刺史。永安中,除泾 州刺史。时万俟丑奴充斥关右,不行。乃为都督,防守岐州。丑奴攻之,不克。事 宁,除镇西将军、光禄大夫。以勋又赏安平县开国伯,食邑五百户。以平阳伯转授 弟二子景仲。后为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没于关西。

  裴骏,字神驹,小名皮,河东闻喜人。父双硕,本县令,假建威将军、恆农太 守,安邑子。卒,赠平南将军、东雍州刺史、闻喜侯。骏幼而聪慧,亲表异之,称 为“神驹”,因以为字。弱冠,通涉经史,好属文,性方检,有礼度,乡里宗敬焉。

  盖吴作乱于关中,汾阴人薛永宗聚众应之,屡残破诸县,来袭闻喜。县中先无 后仗,人情骇动,县令忧惶,计无所出。骏在家闻之,便率厉乡豪曰:“在礼,君 父有危,臣子致命。府县今为贼所逼,是吾等徇节之秋。诸君可不勉乎!”诸豪皆 奋激请行,骏乃简骑骁勇数百人奔赴。贼闻救至,引兵退走。刺史嘉之,以状表闻。 会世祖亲讨盖吴,引见骏,骏陈叙事宜,甚会机理。世祖大悦,顾谓崔浩曰:“裴 骏有当世才具,且忠义可嘉。”补中书博士。浩亦深器骏,目为三河领袖。转中书 侍郎。刘骏遣使明僧暠朝贡,以骏有才学,乃假给事中、散骑常侍,于境上劳接。 皇兴二年卒。赠平南将军、秦州刺史、闻喜侯,谥曰康。

  子修,字元寄,清辩好学。年十三,补中书学生,迁秘书中散,转主客令。以 妇父李欣事,出为张掖子都大将。张掖境接胡夷,前后数致寇掠,修明设烽侯,以 方略御之。在边六年,关塞清静。高祖嘉之,征为中部令。转中大夫,兼祠部曹事, 职主礼乐,每有疑议,修斟酌故实,咸有条贯。太和十六年卒,时年五十一。高祖 悼惜之,赙帛一百匹,谥曰恭伯。世宗时,追赠辅国将军、东秦州刺史。修早孤, 居丧以孝闻。二弟三妹并在幼弱,抚养训诲,甚有义方。次弟务早丧,修哀伤之, 感于行路。爱育孤侄,同于己子。及将异居,奴婢田宅悉推与之,时人以此称焉。

  子询,字敬叔。美仪貌,多艺能,音律博弈,咸所开解。起家奉朝请,太尉集 曹参军,转长流尚书起部郎中、平昌太守。时太原长公主寡居,与询私奸,肃宗仍 诏询尚焉。寻以主婿,特除散骑常侍。时本邑中正阙,司徒召询为之。询族叔昞自 陈情愿此官,询遂让焉,时论善之。寻监起居事,迁秘书监。

  出为平南将军、郢州刺史。询以凡司戍主蛮酋田朴特地居要险,众逾数万,足 为边捍,遂表朴特为西郢州刺史。朝议许之。萧衍遣将李国兴寇边,时四方多事, 朝廷未遑外略,缘境城戍,多为国兴所陷。贼既乘胜,遂向州城。询率厉固守,垂 将百日,援军既至,贼乃退走。加散骑常侍、安南将军。朴特自国兴来寇,便与询 掎角,为表里声援,郢州获全,朴特颇有力焉。

  征为七兵尚书,至都未几,除豫州刺史。寻进号抚军将军,加散骑常侍。未之 州,还为七兵尚书,常侍如故。武泰初,诏询以本官兼侍中,为关右大使,赏擢慕 义之徒。未及发,会尔朱荣入洛,于河阴遇害,年五十一。赠侍中、车骑大将军、 司空公、雍州刺史,谥曰贞烈。无子。

  修弟务,字阳仁,少而聪慧。举秀才,州辟主簿。早卒。

  子美,字师伯,少有美名。举秀才,州主簿。太尉咸阳王雅相赏爱,欲以女妻 之,美拒而不纳。除奉朝请,亦早卒。无子。

  务弟宣,字叔令,通辩博物,早有声誉。少孤,事母兄以孝友称。举秀才,至 都,见司空李欣,与言自旦及夕,欣嗟善不已。司空李冲有人伦鉴识,见而重之。

  高祖初,征为尚书主客郎,与萧赜使颜幼明、刘思效、萧琛、范云等对接。转 都官郎,迁员外散骑侍郎。旧令与吏部郎同班。囗高祖曾集沙门讲佛经,因命宣论 难,甚有理诣,高祖称善。迁都洛阳,以宣为采材副将。奉使称旨,遥除司空谘议 参军。府解,转司州治中,兼司徒右长史,又转别驾,仍长史。宣明敏有器干,总 摄州府,事无凝滞,远近称之。

  世宗初,除太中大夫,领本郡中正,仍别驾。又为司州都督,迁太尉长史。宣 上言曰:“自迁都已来,凡战陈之处,及军罢兵还之道,所有骸骼无人覆藏者,请 悉令州郡戍逻检行埋掩。并符出兵之乡:其家有死于戎役者,使皆招魂复魄,祔祭 先灵,复其年租调;身被伤痍者,免其兵役。”朝廷从之。

  出为征虏将军、益州刺史。宣善于绥抚,甚得羌戎之心。复晋寿,更置益州, 改宣所莅为南秦州。先是,有阴平氐酋杨孟孙,拥户数万,自立为王,通引萧衍, 数为边患。宣乃遣使招喻,晓以逆顺,孟孙感恩,即遣子诣阙。武兴氐姜谟等千余 人上书乞延更限。世宗嘉焉。

  宣家世以儒学为业,常慕廉退。每叹曰:“以贾谊之才,仕汉文之世,不历公 卿,将非运也!”乃谓亲宾曰:“吾本闾阎之士,素无当世之志,直随牒推移,遂 至于此。禄后养亲,道不光国,瞻言往哲,可以言归矣。”因表求解。世宗不许, 乃作《怀田赋》以叙心焉。永平四年,患笃,世宗遣太医令驰驿就视,并赐御药。 宣素明阴阳之书,自始患,便知不起,因自克亡日,果如其言。时年五十八。世宗 悼惜之。赠左将军、豫州刺史,谥曰定。寻改为穆。

  子敬宪、庄伯,并在《文苑传》。

  第四子献伯,武定末,廷尉卿。

  骏从弟安祖,少而聪慧。年八九岁,就师讲《诗》,至《鹿鸣篇》,语诸兄云: “鹿虽禽兽,得食相呼,而况人也?”自此之后,未曾独食。弱冠,州辟主簿。民 有兄弟争财,诣州相讼。安祖召其兄弟,以礼义责让之。此人兄弟,明日相率谢罪。 内外钦服之。复有人劝其入仕,安祖曰:“高尚之事,非敢庶几。且京师辽远,实 惮于栖屑耳。”于是闲居养志,不出城邑。安祖曾行值天热,舍于树下。鸷鸟逐雉, 雉急投之,遂触树而死。安祖愍之,乃取置阴地,徐徐护视,良久得苏。安祖喜而 放之。后夜忽梦一丈夫,衣冠甚伟,著绣衣曲领,向安祖再拜。安祖怪而问之。此 人云:“感君前日见放,故来谢德。”闻者异焉。后高祖幸长安,至河东,存访故 老。安祖朝于蒲坂,高祖与语甚悦,仍拜安邑令。安祖以老病固辞,诏给一时俸, 以供汤药焉。年八十三,卒于家。

  子思济,亦有志操,早卒。子宗贤。

  思济弟幼俊,卒于猗氏令。

  辛绍先,陇西狄道人。五世祖怡。晋幽州刺史。父渊,私署凉王李暠骁骑将军。 暠子歆亦厚遇之。歆与沮渠蒙逊战于蓼泉,军败失马,渊以所乘马援歆,而身死于 难,以义烈见称西土。世祖之平凉州,绍先内徙,家于晋阳。明敏有识量,与广平 游明根、范阳卢度世、同郡李承等甚相友善。有至性,丁父忧,三年口不甘味,头 不栉沐,发遂落尽,故常著垂裙皁帽。自中书博士,转神部令。皇兴中,薛安都以 彭城归国,时朝廷欲绥安初附,以绍先为下邳太守,加宁朔将军。为政不苟激察, 举其大纲而已,唯教民治产御贼之备。及刘彧将陈显达、萧道成、萧顺之来寇,道 成谓顺之曰:“辛绍先未易侵也,宜共慎之。”于是不历郡境,遂径屯吕梁。太和 十三年卒。赠冠军将军、并州刺史、晋阳公,谥曰惠。

  子凤达,耽道乐古,有长者之名。卒于京兆王子推国常侍。

  凤达子祥,字万福。举司州秀才。司空行参军,迁主簿。太傅元丕为并州刺史, 祥为丕府属,敕行建兴郡。咸阳王禧妃即祥妻妹,及禧构逆,亲知多罹尘谤,祥独 萧然不预。转并州平北府司马。会刺史丧,朝廷以其公清,遂越长史,敕行州事。 祥初在司马,有白璧还兵药道显被诬为贼,官属推处,咸以为然。祥曰:“道显面 有悲色,察狱以色,其此之谓乎?”苦执申之。月余,别获真贼。

  后除郢州龙骧府长史,带义阳太守。白早生之反也,萧衍遣众来援,因此缘淮 镇戍,相继降没,唯祥坚城独守。萧衍遣将胡武城、陶平虏于州南金山之上连营侵 逼,众情大惧。祥从容晓喻,人心遂安。时出挑战,伪退以骄贼。贼果日来攻逼, 不复自备,乃夜出袭其营。将晓,矢刃交下,贼大崩散溃,擒平虏,斩武城,以送 京师,州境获全。论功方有赏授,而刺史娄悦耻勋出其下,闻之执政,事竟不行。

  胡贼刘龙驹作逆华州,敕除祥华州安定王燮征虏府长史,仍为别将,与讨胡使 薛和讨灭之。神龟元年卒,时年五十五。永安二年,赠冠军将军、南青州刺史。

  长子琨,字怀玉,少聪敏。解褐相州仓曹参军。稍迁陈郡太守、轻车将军、济 州征虏府长史。卒,年四十六。

  琨弟怀仁,武定末,长乐太守。

  怀仁弟贲,字叔文。少有文学,识度沉雅。起家北中府中兵参军、员外散骑侍 郎。建义初,修起居注。除济州抚军府长史。出帝时,转胶州车骑府长史,迁平东 将军,太师、咸阳王坦开府长史。武定中,中尉崔暹表荐贲,除囗太守。吏民怀其 恩惠。还,卒于鄴。时年五十八。

  贲弟烈,字季武。历太傅东阁祭酒,卒于梁州镇南府长史。

  烈弟匡,字季政,颇有文学。永安初,释褐封丘令,加威烈将军。时经河阴之 役,朝士多求出外,故匡为之。后除平远将军、符玺郎中。卒于龙骧将军、通直散 骑侍郎,时年三十五。赠散骑常侍、前将军、雍州刺史。

  祥弟少雍,字季仲。少聪颖,有孝行,尤为祖父绍先所爱。绍先性嗜羊肝,常 呼少雍共食。及绍先卒,少雍终身不食肝。性仁厚,有礼义,门内之法,为时所重。 释褐奉朝请,太学博士、员外散骑侍郎。司空、高阳王雍引为田曹参军。少雍性清 正,不惮强御,积年久讼,造次决之,请托路绝,时称贤明。正始中,诏百官各举 所知,高阳王雍及吏部郎中李宪俱以少雍为举首。迁给事中。侍中游肇后亦荐之, 会卒,年四十二。少雍妻王氏,有德义,与其从子怀仁兄弟同居,怀仁等事之甚谨, 闺门礼让,人无比焉。士大夫以此称美。

  子元植,武定中,仪同府司马。

  元植弟士逊,太师开府功曹参军。

  凤达弟穆,字叔宗。举茂才,东雍州别驾。初随父在下邳,与彭城陈敬文友善。 敬文弟敬武,少为沙门,从师远学,经久不反。敬文病临卒,以杂绫二十匹,托穆 与敬武。穆久访不得。经二十余年,始于洛阳见敬武,以物还之,封题如故,世称 其廉信。历东荆州司马,转长史,带义阳太守,领戍。雅有恤民之称。转汝阳太守, 值水涝民饥,上表请轻租赋。帝从之,遂敕汝阳一郡,听以小绢为调。迁中散大夫, 加龙骧将军。正光四年,以老启求致仕。诏引见,谓穆志力尚可,除平原相。穆善 抚导,民吏怀之。孝昌二年,征为征虏将军、太中大夫,未发,卒于郡,年七十七。 赠后将军、幽州刺史,谥曰贞。

  长子子馥,字元颖,早有学行。孝昌初,释褐南司州龙骧府录事参军。丁父艰, 居丧有礼。后除给事中、南冀州防城都督。素为庄帝所知识,及即位,除宣威将军、 尚书右主客郎中,持节为南济、冀、济、青四州慰劳使。寻除宁朔将军、员外散骑 常侍,仍领郎中。太宰元天穆征邢杲,引为行台郎中。寻除平原相。子馥父子并为 此郡,吏民怀安之。元颢入洛,子馥不受其赦。刺史元仲景附颢,拘子馥,并禁家 口。庄帝反政,诏封三门县开国男,食邑二百户。天平中,为东南道行台左丞、除 州开府长史。入除太尉府司马。长白山连接三齐,瑕丘数州之界,多有盗贼。子馥 受使检覆,因辨出谷要害,宜立镇戍之所。又诸州豪右,在山鼓铸,奸党多依,又 得密造兵仗,亦请破罢诸冶。朝廷善而从之。还,除尚书右丞,出为清河太守。武 定八年卒于郡。子馥以三《传》经同说异,遂总为一部,《传》注并出,校比短长, 会亡未就。

  子德维,武定末,司徒行参军。

  子馥弟子华,字仲夷。天平中,右光禄大夫。

  柳崇,字僧生,河东解人也。七世祖轨,晋廷尉卿。崇方雅有器量,身长八尺, 美须明目,兼有学行。举秀才,射策高第。解褐太尉主簿、尚书右外兵郎中。于时 河东、河北二郡争境,其间有盐池之饶,虞坂之便,守宰及民皆恐外割。公私朋竞, 纷嚣台府。高祖乃遣崇检断,民官息讼。属荆郢新附,南寇窥扰,又诏崇持节与州 郡经略,兼加慰喻。还,迁太子洗马、本郡邑中正。转中垒将军、散骑侍郎。迁司 空司马、兼卫尉少卿,又领邑中正。出为河北太守。崇初郕郡,郡民张明失马,疑 十余人。崇见之,不问贼事,人人别借以温颜,更问其亲老存不,农桑多少,而微 察其辞色。即获真贼吕穆等二人,余皆放遣。郡中畏服,境内帖然。卒于官,年五 十六。赠辅国将军、岐州刺史,谥曰穆。崇所制文章,寇乱遗失。

  长子庆和,性沉静,不竞于时。起家奉朝请,稍迁轻车将军、给事中、本郡邑 中正。卒。

  子德逸,武定末,齐王丞相府主簿。

  庆和弟楷,字孝则。身长八尺,善草书,颇涉文史。解褐员外散骑侍郎。萧囗 西征,引为车骑主簿,仍为行台郎中。征还,以员外郎领殿中侍御史。转太尉记室 参军,迁宁远将军、通直散骑侍郎、本郡邑中正。普泰初,简定集书省官,出除征 虏将军、司徒从事、中书郎,转仪同开府长史。天平中,为肆州骠骑府长史,颇有 声誉。又加中军将军。兴和中,抚军司马,遇病卒。

  崇从父弟元章,姿貌魁伟。历太尉中兵参军、司空录事、司徒从事中郎,迁相 州平东府长史。属刺史元熙起兵,欲除元叉。元章与魏郡太守李孝怡等执熙。赐爵 猗氏伯,除正平太守。后灵太后反政,削除官爵,卒于家。

  崇族弟敬起,字华之。起家中书博士,转城阳王文学。除宁远将军、尚书仪曹 郎中、龙骧将军、平阳太守。卒。有五子。

  长子永,字神护,性粗率。解褐奉朝请,转员外散骑侍郎。除太尉记室参军, 迁谏议大夫,又转征虏将军、太中大夫、本郡邑中正。以母老解官归养,卒于家。 赠征西将军、秦州刺史。

  永弟暢,字叔智。自奉朝请,三迁伏波将军、岐州征虏府长史。迁征虏将军、 鲁阳太守。还,除左将军、太中大夫,转安东将军、光禄大夫,卒。赠卫大将军、 雍州刺史,谥曰穆。

  暢弟范,字洪礼。卒于前将军、给事中、本州大中正。

  范弟粹,字季义,出后叔仲起。武定末,平东、后军,迁辽西太守。

  敬起弟仲起,字绍隆。举秀才,咸阳王禧为牧,辟西曹书佐。无子,兄子粹继 之。

  崇族子俊起,少有志尚。解褐奉朝请,转太尉默曹参军、伏波将军、司徒仓曹 参军。卒。

  长子达摩,武定末,阳城太守。

  俊起后父弟援,字乾护,身长八尺,仪望甚伟。解褐太尉铠曹参军,转护军司 马。稍迁冠军将军、司空长史,转廷尉少卿。出除安西将军、南秦州刺史。寻为散 骑常侍、镇军将军,转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迁车骑将军、右光禄大夫。卒, 赠本将军、秦州刺史。

  子长粲,武定末,青州骠骑府中兵参军。

  援从父弟仲景,汝南王悦常侍。

  史臣曰:韦杜旧族门风,名亦不殒。裴、辛、柳氏,素业有资,器行仍世。所 以布于列位,不替其美。

上一章』『魏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写翻译

魏书 列传卷三十三部分译文

韦阆的族弟韦珍,字灵智,名是由高祖赐给的。父亲韦尚,字文叔,任乐安王元良安西府从事中郎。死后,赠安远将军、雍州刺史。韦珍年轻时有志气和节操。出仕任京兆王元子推的常侍,转任尚书南部郎…展开

  韦阆的族弟韦珍,字灵智,名是由高祖赐给的。父亲韦尚,字文叔,任乐安王元良安西府从事中郎。死后,赠安远将军、雍州刺史。韦珍年轻时有志气和节操。出仕任京兆王元子推的常侍,转任尚书南部郎。

  高祖在位之初,蛮地首领桓诞归诚,朝廷考虑到安抚边地的策略,以桓诞为东荆州刺史。令韦珍为使者,与桓诞一道招安抚慰东部的蛮人。韦珍从悬瓠向西行进三百余里,到达桐柏山,直到淮水之源,宣扬朝廷的恩泽,所到之处莫不降附。淮水的源头有一座古旧的祠堂,蛮人风俗,长期以来都用活人来祭祀。韦珍就晓谕当地百姓说:“天地神灵,就是人民的父母,哪里有父母要吃子女的肉的呢!从今以后,都应当用酒肉代替人祭。”当地蛮人遵从他的规定,至今都照这样办。韦珍在这一带总共招降了七万余户,为他们设置郡县然后返回朝廷。因奉使宣称圣旨有功,被授予左将军、乐陵镇将之职,赐爵为霸城子。

  萧道成所属司州之民谢天盖自命为司州刺史,图谋以司州归附于朝廷。事情泄露之后,被萧道成的部将崔慧景围攻。高祖令韦珍率所在镇的兵马渡过淮水援助接应。当时萧道成听说韦珍率军将要到来,就派部将苟元宾凭据淮水进行抵御。韦珍就分派一支骑兵,在淮水上游偷渡,自己率领步卒与敌军接战。两军旗鼓刚刚相交,骑兵突然杀来,腹背奋力夹击,打败了南齐军。谢天盖不久被他身边的人所杀,余部投降崔慧景。韦珍乘胜奔驰前进,又打败崔慧景,把降附的民众七千余户迁徙到内地,表奏朝廷设置城阳、刚陵、义阳三郡来安顿移民。高祖令韦珍移镇比阳,萧赜派他的雍州刺史陈显达率部前来侵犯。城中将士都要求出战,韦珍说:“敌军初到,士气锐利,不能立即挫败它,暂且共同坚守,等到他们攻城疲惫之后,再行出击也为不晚。”于是韦珍率众凭城拒战,杀伤敌军甚多。双方相持了十二天,韦珍趁夜打开城门偷袭敌军,敌军于是奔逃溃退。韦珍凭战功晋爵位为侯。

  高祖亲自率军南征,韦珍向皇帝献计献策,并且说自己在边地任职时间长久,知道那里的要害之处,愿意充当前驱。高祖令韦珍为陇西公源怀卫大将军府长史,转任太保、齐郡王长史。迁任显武将军、郢州刺史,他在州任上有声望有政绩,朝廷嘉奖他。升任为龙骧将军,赐给骅骝马二匹、帛五十匹、谷三百斛。韦珍就召集州内孤贫的人,对他们说:“天子因我能够安抚你们,所以赐给我谷物布帛,我怎么敢独自享用。”于是把朝廷所赐的财物全部分给了他们。不久,加授韦珍为平南将军、荆州刺史,与尚书卢渊一道征讨赭阳,被萧鸾的部将垣历生、蔡道贵打败,免官回到乡里。临别之时他对卢渊说:“皇上圣明,志在吞并吴会,用兵机要,实属上流。倘若荆楚一带有事,恐怕老夫又会不得停歇啊。”后来皇帝征伐樊、郢,起用韦珍为中军大将军、彭城王元勰长史。沔水以北平定之后,以韦珍为建威将军,试守鲁阳郡。

  高祖再次南征,路经韦珍的郡所,加授他为中垒将军、正太守。韦珍随从皇帝到清水,高祖说:“我近来一再亲自出征,你经常跟随我在中军任事,这一次征战,也想要与你同行。但三鸦之地地形险恶,除了你就没有人能够固守了。”因此令韦珍辞别回去。及至高祖在行宫驾崩,军队隐匿消息退回,到了韦珍的郡所才公开发丧。韦珍还朝,被授予中散大夫,不久加授镇远将军、太尉咨议参军。永平元年(508)逝世,终年七十四岁。追赠为本将军、南青州刺史,定谥号为懿。

  武功人苏湛,字景俊,是曹魏侍中苏则的后代。晋末大乱,苏氏家族避居黄河以西。世祖平定凉州之后,苏则回到乡里。苏湛的父亲苏拥,字天..,任秦州抚军府司马。苏湛年轻时颇有才器,涉猎群书。二十余岁时,举秀才。后任奉朝请,领侍御史,转任员外散骑侍郎。

  萧宝夤征讨关西的时候,以苏湛为行台郎中,苏湛深受其信任。孝昌年间,萧宝夤大败而还,朝廷任他为雍州刺史。后来自己猜疑畏惧,杀害中尉郦道元,于是聚兵反叛朝廷。当时苏湛因病在家中卧床不起,萧宝夤派姜俭告诉苏湛说:“元略接受萧衍的意旨,想要除掉我。郦道元来到这里,事情不可揣测。我不能坐以待毙,现在只能为自身之计,不再作魏国之臣了。我与你死生相约,所以据实相告,死生荣辱,与你相共。”苏湛听了这番话之后,失声痛哭。姜俭急忙劝止说:“你怎么竟然这样痛哭?”苏湛说:“我百口之家,即将遭到屠灭,为什么不痛哭!”又大哭了数十声,才慢慢对姜俭说道:“你替我转告齐王,他本来是穷鸟投林,仰仗朝廷的保护,才像今天这样荣华宠耀。正值国家多难,不能尽忠报德,竟想乘别人不备,怀不善之心。听信路旁无知之人的话,想要凭弱败之兵,据关问鼎。如今魏国德政虽然衰落,但天命并未改变。况且他的恩义,没有广施于人民,只能看到他的失败,不可能看到他成功。我苏湛不能以百口之家,为了他而受到族灭。”萧宝夤又告诉他说:“这是我自己救命之计,不得不这样。之所以不先告知你,是因为怕你会阻止我的计划。”苏湛回复说:“凡是要成其大事,应当得到天下奇士的支持。如今你只同长安的赌徒小儿们计议,岂有能办成大事之理?我苏湛深恐庭院中必定会生荆棘。只期望求得完整的骸骨回归乡里,倘若因这次生病而死去,就可以下到黄泉去见我的祖先了。”萧宝夤素来器重苏湛,由于苏湛有病,而且知道他不会为自己所用,就听任他回到武功。

  萧宝夤失败,庄帝即位,征召苏湛到京任尚书郎。苏湛来到朝廷之后,庄帝对他说:“先前听说你回答萧宝夤时,多有美妙的言辞,说给我听听吧。”苏湛顿首谢罪道:“臣虽然言辞不如伍被,但志节始终不改,自认为可以超过他。但是我与萧宝夤交游深厚并约以死生,对他所说的话只是尽我的心,但不能使他不反叛朝廷,这是臣的罪责。”庄帝听了心中喜悦,任命他为散骑都尉,仍兼任尚书郎。不久迁任中书侍郎。出帝即位之初,苏湛因病回到乡里,在家中去世。朝廷追赠他为散骑常侍、镇西将军、雍州刺史。

  裴务之弟裴宣,字叔令,知识广博颇有辩才,早年就很有声誉。少年时丧父,侍奉母亲和兄长,以孝友著称。裴宣举为秀才之后,来到京都,拜见司空李讠斤,同他在一起谈话,从早上谈到夜晚,李讠斤对他嗟叹不已,称赞不绝。司空李冲颇有鉴识人才的能力,见到裴宣后对他十分器重。

  高祖在位之初,征召裴宣为尚书主客郎,令他与萧赜派来的使者颜幼明、刘思效、萧琛、范云等人对应交接。后来裴宣转任都官郎,迁任员外散骑侍郎。旧有的法令规定这个职位与吏部郎同班。高祖曾经聚集佛门僧人宣讲佛经,命裴宣论证疑难,他的议论很有造诣,高祖非常赞赏。迁都洛阳的时候,朝廷以裴宣为采材副将。裴宣承奉使命很合皇帝的意旨,朝廷让他担任司空咨议参军的官职。这个官职解除以后,转授他为司州治中,兼司徒右长史,又转任别驾,仍旧任长史。裴宣聪明敏锐而有才干,总摄州府之事,从来没有迟滞和差错,远近之人都称道他。

  世宗在位之初,授任裴宣为太中大夫,兼本郡中正,仍任别驾之职。又任司州都督,迁太尉长史。裴宣向朝廷进言说:“自从迁都以来,凡是布阵作战之处,以及收军回兵的道路上,所有尸体骸骨没有被人掩埋的,请求下令各州郡戍派人巡检,妥为掩埋。并且明令各个送出兵丁的乡里:谁家有人死于戎役的,都让其招魂复魄,祭祀其亡灵,免除其一年的租调;家人受伤残废的,免去其兵役。”朝廷同意了他的建议。

  裴宣后出任为征虏将军、益州刺史。他善于绥靖安抚,甚得羌戎百姓之心。朝廷克复晋寿之后,改置为益州,把裴宣所任之州改为南秦州。起先,有阴平的氐族首领杨孟孙,据有民户数万,自立为王,勾结萧衍,屡次侵犯边地。裴宣就派使者前去招抚晓谕,晓之以逆顺祸福之理,杨孟孙感恩,就派他的儿子来到朝廷以示归附。武兴的氐人姜谟等一千多人联名上书请求朝廷延长裴宣的任职期限。世宗对他十分赞赏。

  裴宣之家世代以儒学为业,他常常羡慕清廉退让之士。经常感叹说:“以贾谊的才能,出仕汉文之世,却不曾历公卿之任,难道不是他的时运吗?”于是对他所亲近的宾客说:“我本来是一个民间士人,向来就没有入世之志,仅只是因为朝廷文书下达催促,才使我走到这一步。接受俸禄用以养亲,懂得学问又不能用来为国争光,瞻顾往昔哲人的言论,我也可以辞官归民了。”因而上表请求免官。世宗不予准许,裴宣就写作《怀田赋》以表述自己的心志。永平四年(511),裴宣患了重病,世宗派太医令从驿道骑马前往探视,并赐给御药。裴宣一向喜读阴阳之书,自从开始得病,就知道自己不会痊愈,因而自己算定了死亡的日期,结果证实了他的预言。时年五十八岁。世宗对他之死感到悲伤和惋惜。追赠他为左将军、豫州刺史,定谥号为定。不久又将谥号改为穆。

折叠

相关赏析

写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亚博体育平台官网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00seosogolink.net/bookview/7002.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


Copyright © 2011-2018 |亚博体育平台官网文网 | 赣ICP备18007976号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