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体育平台官网

  什门 段进 石文德 汲固 王玄威 娄提 刘渴侯 朱长生 于提马八龙 门文爱 晁清 刘侯仁 石祖兴 邵洪哲 王荣世 胡小 虎 孙道登 李儿 张安祖 王闾

  大义重于至闻自日人。慕之者盖希,行之者实寡。至于轻生蹈节,临难如归, 杀身成仁,死而无悔,自非耿介苦心之人,郁怏激气之士,亦何能若斯。佥列之传, 名《节义》云。

  于简,字什门,代人也。太宗时为谒者,使喻冯跋。及至和龙,住外舍不入, 使人谓跋曰:“大魏皇帝有诏,须冯主出受,然后敢入。”跋使人牵逼令入,见跋 不拜,跋令人按其项。什门曰:“冯主拜受诏,吾自以宾主致敬,何须苦见逼也!” 与跋往复,声气厉然,初不挠屈。既而跋止什门。什门于群众之中,回身背跋,被 袴后裆以辱之。既见拘留,随身衣裳败壤略尽,虮虱被体。跋遗以衣服,什门拒而 不受。和龙人皆叹曰:“虽古烈士,无以过也!”历二十四年,后冯文通上表称臣, 乃送什门归。拜治书侍御史。世祖下诏曰:“什门奉使和龙,值狂竖肆虐,勇志壮 厉,不为屈节,虽昔苏武何以加之。”赐羊千口、帛千匹,进为上大夫,策告宗庙, 颁示天下,咸使闻也。

  段进,不知何许人也。世祖初,为白道守将。蠕蠕大檀入塞,围之,力屈被执。 进抗声大骂,遂为贼杀。世祖愍之,追赠安北将军,赐爵显美侯,谥曰庄。

  石文德,河中蒲坂人也,有行义。真君初,县令黄宣在任丧亡,宣单贫无期亲, 文德祖父苗以家财殡葬,持服三年,奉养宣妻二十余载。及亡,又衰绖敛祔,率礼 无阙。自苗逮文德,刺史守令卒官者,制服送之。五世同居,闺门雍睦。

  又梁州上言天水白石县人赵令安、孟兰强等,四世同居,行著州里。诏并标榜 门闾。

  汲固,东郡梁城人也。为兗州从事。刺史李式坐事被收,吏民皆送至河上。时 式子宪生始满月,式大言于众曰:’程婴、杵臼何如人也!”固曰:“今古岂殊。” 遂便潜还,不复回顾,径来入城,于式妇闺抱宪归藏之。及捕者收宪,属有一婢产 男,母以婢兒授之。事寻泄,固乃携宪逃遁,遇赦始归。宪即为固长育至十余岁, 恆呼固夫妇为郎婆。后高祐为兗州刺史,嘉固节义,以为主簿。

  王玄威,恆农北陕人也。显祖崩,玄威立草庐于州城门外,衰裳疏粥,哭踊无 时。刺史苟颓以事表闻。诏令问状,玄威称:“先帝统御万国,慈泽被于苍生,含 气之类莫不仰赖,玄威不胜悲慕,中心知此,不知礼式。”诏问玄威欲有所诉,听 为表列。玄威云:“闻讳悲号,窃谡臣子同例,无所求谒。”及至百日,乃自竭家 财,设四百人齐会,忌日,又设百僧供。至大除日,诏送白裤褶一具,与玄威释 服,下州令表异焉。

  娄提,代人也。显祖时为内三郎。显祖暴崩,提谓人曰:“圣主升遐,安用活 为!”遂引佩刀自刺,几至于死。文明太后诏赐帛二百匹。

  时有敕勒部人蛭拔寅兄地于,坐盗食官马,依制命死。拔寅自诬己杀,兄又云 实非弟杀,兄弟争死,辞不能定。高祖诏原之。

  刘渴侯,不知何许人也。禀性刚烈。太和中,为徐州后军,以力死战,众寡不 敌,遂禽。瞋目大骂,终不降屈。为贼所杀。高祖赠立忠将军、平州刺史、上庸侯, 赐绢千匹、谷千斛。

  有严季者,亦为军校尉,与渴侯同殿,势穷被执,终水降屈,后得逃还。除立 节将军,赐爵五等男。

  朱长生及于提,并代人也。高祖时,以长生为员外散骑常侍,与提俱使高车。 至其庭,高车主阿伏至罗责长生等拜,长生拒之曰:“我天子使,安肯拜下土诸侯!” 阿伏至罗乃不以礼待。长生以金银宝器奉之,至罗既受献,长生曰:“为臣内附, 宜尽臣礼,何得口云再拜而实不拜!”呼出帐,命众中拜。阿伏至罗惭其臣下,大 怒曰:“帐中何不教我拜,而辱我于大众!”夺长生等献物,囚之丛石之中,兵胁 之曰:“汝能为我臣则活,如其不降,杀汝!”长生与于提瞋目厉声责之曰:“岂 有天子使人拜汝夷,我宁为魏鬼,不为汝臣!”至罗弥怒,绝其饮食。从行者三十 人皆降,至罗乃给以肉酪,惟长生与提不从,乃各分徙之。积三岁,乃得还。高祖 以长生等守节远同苏武,甚嘉之,拜长生河内太守,于提陇西太守,并赐爵五等男。 从者皆为令长。

  马八龙,武邑武强人也。轻财重义。友人武遂县尹灵哲在军丧亡,八龙闻即奔 赴,负尸而归,以家财殡葬,为制缌服。抚其孤遗,恩如所生。州郡表列,诏表门 闾。

  门文爱,汲郡山阳人也。早孤,供养伯父母以孝谨闻。伯父亡,服未终,伯母 又亡。文爱居丧,持服六年,哀毁骨立。乡人魏中贤等相与标其孝义。

  晁清,辽东人也。祖晖,济州刺史、颍川公。清袭祖爵,例降为伯。为梁城戍 将。萧衍攻围,粮尽城陷,清抗节不屈,为贼所杀。世宗褒美,赠乐陵太守,谥曰 忠。子荣宾袭。

  刘侯仁,豫州人也。城人白早生杀刺史司马悦,据城南叛。悦息朏,走投侯仁。 贼虽重加购募,又严其捶挞,侯仁终无漏泄,朏遂免祸。事宁,有司奏其操行,请 免府籍,叙一小县,诏可。

  石祖兴,常山九门人也。太守田文彪、县令和真等丧亡,祖兴自出家绢二百余 匹,营护丧事。州郡表列,高祖嘉之,赐爵二级,为上造。后拜宁陵令,卒。吏部 尚书李韶奏其节义,请加赠谥,以奖来者,灵太后令如所奏。有司谥曰恭。

  邵洪哲,上谷沮阳人也。县令范道荣先自眴城归款以除县令,道荣乡人徐孔明, 妄经公府,讼道荣非勋,道荣坐除名。羁旅孤贫,不能自理。洪哲不胜义愤,遂代 道荣诣京师,明申曲直。经历寒暑,不惮劬劳,道荣卒得复雪。又北镇反乱,道荣 孤单,无所归附。洪哲兄伯川复率乡人来相迎接,送达幽州。道荣感其诚节,诉省 申闻。诏下州郡,标其里闾。

  王荣世,阳平馆陶人也。为三城戍主、方城县子。萧衍攻围,力穷知不可全, 乃先焚府库,后杀妻妾。及贼陷城,与戍副邓元兴等俱以不屈被害。肃宗下诏褒美 忠节,进荣世爵为伯,赠齐州刺史;元兴开国子,赠洛州刺史。

  胡小虎,河南河阴人也。少有武气。正光末,为统军于晋寿。孝昌中,萧衍将 樊文炽等寇边,益州刺史邴虬遣长史和安固守小剑,文炽围之。虬命小虎与统军崔 珍宝同往防拒。文职掩袭小虎、珍宝,并擒之。文炽攻小剑未陷,乃将珍宝至城下, 使谓和安曰:“南军强盛,北救不来,岂若归款,取其富贵。”和安命射之,乃退。 复逼小虎与和安交言,小虎乃慷慨谓安曰:“我栅不防,为贼所虏。观其兵士,势 不足言,努力坚守。魏行台梁州遣将已至。”贼以刀殴击,言不得终,遂害之。三 军无不叹其壮节,哀其死亡。贼寻奔败,禽其次将萧世澄、陈文绪等一十一人。行 台魏子建壮其气概,启以世澄购其尸柩,乃获骸骨归葬。

  孙道登,彭城吕县人也。永安初,为萧衍将韦休等所虏,而缚临刃,巡远村坞, 令其招降乡曲。道登厉声唱呼:“但当努力,贼无所能。”贼遂屠戮之。又荆州被 围,行台宗灵恩遣使宗女等四人入城晓喻,为贼将所获,执女等巡城,令其改辞。 女等大言:“天军垂至,坚守莫降。”贼忿,各刳其腹,然后斩首。二州表其节义, 道登等并赐五品郡、五等子爵,听子弟承袭。遣使诣所在吊祭。

  李几,博陵安平人也。七世共居同财,家有二十二房,一百九十八口,长幼济 济,风礼著闻,至于作役,卑幼竞进。乡里嗟美,标其门闾。

  张安祖,河阳人也。袭世爵山北侯。时有元承贵,曾为何阳令,家贫,且赴尚 书求选,逢天寒甚,遂冻死路侧。一子年幼,停尸门巷,棺敛无托。安祖悲哭尽礼, 买木为棺,手自营作,敛殡周给。朝野嘉叹。尚书闻奏,标其门闾。

  王闾,北海密人也。数世同居,有百口。又太山刘业兴四世同居,鲁郡盖隽六 世同居,并共财产,家门雍睦。乡里敬异。有司申奏,皆标门闾。

  史臣曰:于什门等或临危不挠,视死如归;或赴险如夷,惟义所在。其大则光 国隆家,其小则损己利物。故其盛烈所著,与河海而争流;峻节所标,其松柏而俱 茂。并蹈履之所致,身殁名立,岂徒然哉。

上一章』『魏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写翻译

魏书 列传卷七十五部分译文

朱长生及于提,都是代州人。高祖时,朝廷命朱长生为员外散骑常侍,与于提一起出使高车。到了高车国朝廷上,高车主阿伏至罗要求朱长生等人下拜,长生一口拒绝:“我们是天子使者,怎么会给下土诸…展开

  朱长生及于提,都是代州人。高祖时,朝廷命朱长生为员外散骑常侍,与于提一起出使高车。到了高车国朝廷上,高车主阿伏至罗要求朱长生等人下拜,长生一口拒绝:“我们是天子使者,怎么会给下土诸侯下拜?”阿伏至罗于是不以使节礼节待他。朱长生拿出带来的金银宝器献上,至罗接受礼物之后,长生说:“你作为内附的臣子,就应尽到臣子礼节,怎么说再拜而实际上却不拜!”喊他出大帐,令他当众叩拜。阿伏至罗丢尽脸面,勃然大怒说:“大帐之中为什么不叫我拜,而让我当众出丑?”夺去朱长生等人所献的财物,把人囚在丛石之中,用刀威胁说:“你若做了我的臣子就能活命,如果不降,杀掉!”朱长生与于提怒目圆睁,厉声谴责说:“哪有天子的使者拜你蛮夷的,我宁为魏鬼,不做你臣!”至罗更加愤怒,断了他们的饮食。跟随前去的三十多人受不了,都投降了,至罗于是给他们送去肉食,只有长生与于提不从,便被各自送到他处去了。过了三年,他们才回来。高祖因朱长生等人守使臣之节远同汉代苏武,十分赞许他们,拜授朱长生河内太守,于提陇西太守,都赐给五等男的爵位。随从都被任命为令长之类官职。

折叠

相关赏析

写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亚博体育平台官网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00seosogolink.net/bookview/7055.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


Copyright © 2011-2018 |亚博体育平台官网文网 | 赣ICP备18007976号 |关于我们|